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化品牌 >> 双湖知苑 >> 正文

[双湖知苑]【第03期】张东旭博士:赏读精品图书,感悟三毛人生

2018年10月19日 16:27  (点击次数:

10月18日晚,我校第三期“双湖知苑:三毛读书交流会”在图书馆五楼举行。本期“双湖知苑”以“赏读精品图书,感悟三毛人生”为主题,邀请文法学院副院长张东旭博士担任对话嘉宾,第四党总支书记、图书馆副馆长尤太生出席本次交流会,来自黄河浪文学社、绿苑文学社、九歌诗社的24位文学爱好者参加了对话。

精彩点评

在嘉宾讲解和点评环节,张东旭老师从男性作家与女性作家在表现各自人生经历与创作内容的不同谈起,幽默风趣地引出了他对三毛及其创作话题的理解。他用“知人论世”的批评方法,从三毛经历讲起,论及三毛的思想情感及其写作的关系,以三毛前期的代表作《撒哈拉故事》与后期的代表作《梦里花落知多少》为例,探讨了三毛文学写作的特点,即以“真”为情感主线,将自己真实的人生经历与情感体验,通过细腻、朴实又抒情的表达方式,化成一篇又一篇感人肺腑的文字。这种“真”(真实记载、真情告白、真实细节等)也直接导致了三毛创作文体上“呈现出散文化的浓厚特征”。尤其是三毛对爱情的书写,呈现出了与大陆文学明显迥异的特征:即前期写日常生活中的小幸福,用各种动人的小场景的简单“拼接”书写自己的“小确幸”,后期用情景交融的方法烘托“斯人已去”的伤感心情。这种对“日常生活”的重视与现代文学伊始大陆文学中的“家国情怀”至上的书写方式有很大不同,也正是在这点上,衔接了中国现代文学中的“抒情”传统。

《撒哈拉的故事》是三毛的第一部作品集,主要描写了三毛和荷西在撒哈拉沙漠生活时的所见所闻。这部书是三毛幸福的感觉“溢出”的结果,是“真实”的经历再现。有人问三毛,童年时候写故事还爱虚构,为什么长大了不爱虚构了,三毛的回答是,真实的生活中的精彩故事还讲不完,等讲完了再虚构。所以,在三毛的笔下,那些撒哈拉沙漠的人和物变得细腻丰满,多姿多彩。沙漠的新奇、生活的乐趣,千疮百孔的大帐篷、铁皮做的小屋、单峰骆驼和成群的山羊,生活中荷西把粉丝当做雨来吃,他们俩一起去到海边逮螃蟹,白手起家在沙漠上建造最美丽的房子,都渗透着彼此间浓浓的温馨的爱意。三毛给我们呈现了最浪漫的爱情是个什么样子,最理想的爱情是个什么样子,引用文本的话,大家可以细心体会:

这是求婚的场景:

荷西:你要嫁什么样的人呢?

三毛:若我不喜欢,百万富翁也不嫁,若我喜欢,千万富翁也嫁。

荷西:。。。说来说去你还是要嫁有钱人。

三毛:也有例外的时候。

荷西:如果跟我呢?

三毛:那只要吃得饱的钱也算了。

荷西思索了一下:你吃得多吗?

三毛十分小心的回答:不多,不多,以后还可以少吃点。

结婚的时候,荷西送给三毛一具骆驼的头盖骨。

“我太兴奋了,这个东西真是送到我心里去了。我将它放在书架上,口里啧啧赞叹:‘唉,真豪华,真豪华。’荷西不愧是我的知音。”

三毛爱荷西的表现:河西不能睡觉,我便有十个月不能写文章。荷西和我的生活如果继续下去,可能过些年以后三毛也就消失了,我也跟我的母亲说:“对一个没念什么书的人,五本书太多了,我不写了。”我母亲问为什么?我说:“我生活非常幸福,如果我的写作妨碍我的生活,我愿意放弃我的写作。”母亲说这是不相冲突的两件事情,但是我还是没有写,直到荷西离开这个世界。

荷西下班是下午四点,以后全是我们的时间,那一阵不出去疯玩了。黄昏的阳台上,对着大海,半杯红酒,几碟小菜,再加一盘象棋,静静的对弈到天上的星星由海中升起。

爱是两个人相对无言之时,亦能感受人事一切的繁华。彼此的相处本身就是一种美好。

《梦里花落知多少》是三毛失去荷西之后的呕心之作,从风格来讲,明显地具有伤感悼念的氛围。很多话让人不忍读完,里面大段大段的直抒胸臆的句子,还有伤感抒情的景色描写,都增强了三毛后期抒情化的特色。举例说明:我替你再度整理了一下满瓶的鲜花,血也似的深红的玫瑰。留给你,过几日也是枯残,而我,要回中国去了,荷西,这是怎么回事,一瞬间花落人亡,荷西,为什么不告诉我,这不是真的,一切只是一场噩梦。

离去的时刻到了,我几度想放开你,又几次紧紧抱住你的名字不能放手。黄土下的你寂寞,而我,也是孤伶伶,为什么不能也躺在你的身边。

父母在山下巴巴的等待着我。荷西,我现在不能做什么,只有你晓得,你妻子的心,是埋在什么地方。

苍天,你不说话,对我,天地间最大的奥秘是荷西,而你,不说什么的收了回去,只让我泪眼仰望晴空。

三毛太重感情,把爱情当做生活的全部,以致失去“自我”,她之前所写出的一个人的“小”幸福,小确幸,成为她生命的寄托。所以,失去荷西,失去爱情的三毛令人不敢想象。

三毛的语言极富有特色。平实、自然、清新、朴素。她能真实而具体地感受到写作对象所感受到的一切,对其行为动作进行白描,或用精炼的对话来还原场景,以她细腻、敏锐、准确的感知力,准确把握住写作对象的特点并注入自己独特的感受,读三毛的书,仿佛是在与三毛进行一次心灵对话,好似在听朋友讲述动人的故事、深刻的感悟、时而无羁的快乐,令人如入其境。

         

交流问答

问题1:张老师您好!我认为,三毛的书,是给人美好和向往的,它带给我的也是这样的感受。但是有人这样评论到,“张爱玲告诉我们,人生是一袭华美的袍,上面爬满了虱子。三毛只负责展示华袍,把找虱子的任务交给了读者。”他们认为,三毛的故事美化的太多,甚至有虚假的成分。对待这种声音,您怎么看呢?

回答:女性作家的真实人生往往与自己文学创作的情感色彩“同色”,张爱玲属于现代文学史上情感经历非常坎坷的一位作家,她对于爱情的书写之所以呈现出“苍凉”的底色,与她独特的家庭环境和情感经历不可分割。但三毛不同,她的性格很好,三毛从她一出生她的头脑和思维都带有审美的色彩,她眼里的一切都是那么美好,给你展现的都是绝佳的人生。任何一个作家过的好不好都会在作品里展现,你可以在书信和日记里说假话,但在作品里是绝对不说假话的,我个人认为三毛的作品里没有虱子。

问题2:我们都知道,周作人的散文苦中作乐,而三毛的作品后期寂寞沉静,张老师,请问二人之间的寂寞有什么区别呢?

回答:新文化运动中的周作人是“不寂寞”的,“苦雨斋”是他书房的别名,他的苦,是感慨于生活的重复单调和无趣味,所以,周作人会教人如何喝茶、如何赏花,是一种生活的境界。而三毛后期的作品表现的是情感上的冷与风格上的凄凉,不能说“寂寞”。在这个层面上,他们是没有可比性的。

问题3:读了三毛,我感觉流浪是三毛的一种生命状态,生存方式,也是她创作的的基础条件,这都直接构成了三毛作品的重要内容,成就了三毛的文学地位,从而使三毛成了“大家的三毛,永远的三毛”。那么老师我想请教一下,流浪对于三毛到底意味着什么呢?

回答:有一首歌《橄榄树》:“不要问我从哪里看来,我的故乡在远方……”是三毛写的。流浪是三毛的一个重要的心理情结,对一个文学家来讲,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地域风情可以刺激她的心灵和情感,这是她的一种生活方式。可贵的是三毛不是刻意为写作为浪漫而如此,她是发自内心的喜欢这种流浪的生活方式。

问题4:无需隐瞒的,大学生正处于对爱情充满渴望和向往的阶段,三毛和荷西的爱情无疑是很多同学都憧憬和羡慕的。但是现实状况是,现在社会存在很多快餐式的爱情。我想向老师您请教一下,当代大学生,应当怎样看待三毛和荷西爱情,应该树立怎样的爱情观呢?

回答:爱情,这个捉摸不定的东西是可遇不可求的。对青年的大学生,既要明白爱情是令人向往的美好,也要知道“经营”爱情的坎坷复杂,更要知道爱情是整个人生的一部分,而不是全部,对待爱情,我们在这个年龄阶段不要视之为洪水猛兽刻意拒绝,也不要刻意盲目辛苦的甚至“偏执”地去“追求”,那样会掩饰真实的自己,失去自我,失去目标,我们还是要把发奋读书当作第一要务,树立崇高的理想、有自己具体做事的小目标,其他的事情该来的会来的。把“事”做好,才能有更好的“他”(“她”)与你的未来。

问题5:我们都知道,三毛的生命是由自己终结的。我们可能很难想象,这样的一个人,作品里充满了单纯和美好,为什么还会自杀呢?台湾作家李敖曾经这样评价三毛“一个自杀的人还依然热衷于劝别人珍爱生命”。当今,在大学www.bm555.com也有大学生自杀情况。我想请您谈谈您对这件事、对珍惜生命、热爱生活的看法。

回答:三毛对情感的单一和执着,让她把文学中的爱情经营成了现实中的人生,她的人生观和爱情观高度合一,没有了爱情,就没有了人生,连父母也不能拯救她,所以,荷西的死导致了她人生的幻灭。三毛只有一个,她的人生是不能复制的。作为青年学生你们目光要高远,要树立远大的理想和具体的现实目标,人生是一个过程,任何阶段都有醉人的风景,不可为情感而过于“偏执”,其次,做好属于自己的“事”,学好为社会服务的本领是大学生最重要的事。青春难得,情感可遇不可求,唯有努力向上,求真务实,饱读诗书,才是自己能够把握的东西。要多读书,多交流,多反思。读书能开阔视野与胸襟,让自己变得智慧;交流能增进友谊和理解,让这个世界变得温暖;反思能促进自我成长,让自己变得更加强大。

签名赠书

尤书记畅谈了参加读书交流会的感受,他表示:“双湖知苑”作为学校的www.bm555.com文化品牌,将为师生提供更好的读书交流平台,同时向同学们提出多读书、读好书,丰富自身文化素养,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而奋斗的希冀。

历时近3个小时轻松热烈的交流会,在同学们的热烈掌声和恋恋不舍中结束。对话结束后,张博士和尤书记共同为同学们签名赠书。

嘉宾简介

张东旭,2014年毕业于河南大学中国现当代文学专业,博士学位,副教授,文法学院副院长。主要从事中国现当代文学课程的教学与研究工作。在国内学术刊物上公开发表论文20余篇,专著1部,主编著作3部,主持省部级以上科研项目2项,获厅级以上科研成果10项,主持2015年度河南省高等学校哲学社会科学基础研究重大项目一项。